必威 1

从去年开始,国内本土的团体选秀节目有了爆发式的增长,从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到以团之名,青春有你……包括正在热播中的创造营2019,和接下来马上也要提上日程的青春有你第2季。

前不久《创造营2019》完美收官,周震南、何洛洛、焉栩嘉、夏之光、姚琛、翟潇闻、张颜齐、刘也、任豪、赵磊、赵让“R1SE”宣布正式成团。在播出期间,随着比赛的深入,热度居高不下,不仅收获了众多注意力资源,而且短时间内取得不少的商业价值。

一个个男团女团,从节目中出道,走入观众的视线。他们现在发展得如何?

人人都是“国民制作人”,是这档节目的口号,将偶像团体出道的决策权交由观众。但是当团体出道后,只是表面短暂的热闹,还是可以持续发展。我们其实可以从它的姐姐“火箭少女”的发展轨迹可见一二。

《偶像练习生》出道的NINE
PERCENT,在当时节目播出时创造了过亿投票的惊人数据,被称为开启中国偶像元年的代表。

必威 2

必威 3

“火箭少女”自2018年6月23日成团以来,争议不断。先是出道舞台实力被“粉丝”质疑,接下来又被爆出孟美岐、吴宣仪、紫宁3名成员的退团事件,后又有组合成员不和的传闻不断。再加之《创造101》节目的知名度让“火箭少女”成团之初就拥有极高的起点,大众原本对她们抱有极高的期待值,但在一年后的今天,她们的发展却不如预期,显得有些后劲不足。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现在的状态呢?

《偶像练习生》出道的 NINE PERCENT

第一,实力欠佳

腾讯的女团节目《创造101》出道的火箭少女,创造了全民话题人物杨超越,团综、演唱会接连上演,更有《卡路里》等全民传唱度高的神曲护体。

成团之后,“火箭少女”的实力成为关注的焦点之一。在进行节目选拔时,主办方强调“我们要选出中国第一女团”,可成团之后的实力却让我们有些失望。

必威 4

2018年6月25日,“火箭少女”在湖南卫视《毕业歌会》上演成团首秀,现场表演效果不尽如人意,诸如“火箭少女假唱”的字眼登上了微博热搜,甚至还有网友吐槽“好几个成员对口型都没对上”。2019年4月8日,成团将近一年的“火箭少女”登上
NBA
休斯敦火箭主场表演,与前几次合体表演一样,这次同样也被网友质疑唱跳实力。

《创造101》出道的 火箭少女

必威 5

同样是参加了偶像练习生,虽然遗憾没有在节目中成团出道,几组各大娱乐公司的人气成员也在节目结束后纷纷成团出道。包括坤音娱乐的男团ONER(岳岳、木子洋、卜凡、灵超),觉醒东方的男团Awaken-F(秦奋、韩沐伯、靖佩瑶、秦子墨、左叶)等……

再加上成团至今,一共发行《撞》《light》《月亮警察》《生而为赢》《毒液前来》《faded》《横冲直撞下一站》《银河系
DISCO》《荣誉星球》《卡路里》10首歌。其中有6首都是电影推广曲、综艺推广曲或活动推广曲。在这些歌曲中,只有《卡路里》传唱度较高,其他歌鲜为人知。纵观国内娱乐圈,能够长盛不衰的偶像都有专属于自己的优秀的代表作。周杰伦在华语娱乐圈出道近20年,靠的是一首首传唱度极高的歌曲;刘德华至今还活跃在观众的视线里,靠的是精湛的演技和极强的演唱实力。

必威 6

第二,个人活动过多

坤音四子 ONER

个人活动过多,团体活动较少。近一年的时间里,11名成员聚少离多,大部分时间都在进行个人活动,以个人的身份出演综艺、影视作品、参加品牌活动,整体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次数可以说屈指可数。

节目的热度只是一时,热度过后的现状或许会看清,所谓的偶像元年其实并没有准备好。

团体磨合较少,舞台默契不足。作为一个组合,成员们的大部分时间却用在个人活动上。成员之间相处的时间较少,更别说日常训练的时间了。

NINE
PERCENT常年都是分开活动,solo的solo,演戏的演戏,乐华三人又同时在出席自家组合乐华七子NEXT的活动。就连参加青春有你的决赛现场也凑不齐九个人,被粉丝自嘲说NINE
PERCENT是一个只有在开演唱会时才会聚齐的男团。

第三,“制作人”的转移

ONER、Awaken-F等未出道的人气选手自组团,在赛后的一段时间,也陆续发表过单曲,上过一些打歌节目,但过了热度期后,明显人气和资源都有所下滑。

2019年,优酷、爱奇艺、腾讯相继推出《以团之名》《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诸如此类的偶像养成节目似乎越来越多,但其实“粉丝”始终都是那些。

必威 7

当这个选秀节目结束的时候,大批观众又会转向另一个选秀节目,长此以往,迟早都会产生审美疲劳。观众出于希望从综艺节目中得到心绪转换的作用,当成团后的组合并不能像以前一样,每周在固定的一天给自己带来娱乐时,出于自身考量,就会尽快寻求下一个能进行心绪转换的节目,并成为其“粉丝”。

觉醒东方 Awaken-F

必威 8

赛后的众多人气选手,李希侃、罗正、陆定昊等纷纷与原公司闹翻或解约,没有了经纪公司的支持后,恐怕在同类型艺人的竞争上会缺少很大的优势。

其次,“饭圈文化”作为一种与“造星”运动一起出现的文化,当受众发现自己所在的“粉丝圈”都在看另一新鲜事物时,基于想维持网络这一拟态环境下产生的拟态人际关系的需求,受众会倾向于随大流关注另一个新的事物。

创造101出道的火箭少女,刚出道就闹合约纠纷,成员被公司带走,各自发声明,最后各做出让步,才组成了完整的团体。接下来就是无何止的粉丝撕逼,资源分配不均,各类演出事件。

再次,当一个选秀节目结束后,选手从素人变成明星之后,受众很大程度上会失去自我确认的效用。当选手成为明星时,受众在心理层面会拉大与其距离,其实也间接失去了在观看节目时的一部分满足感。因此,在成团之后,更多的受众会减少对组合的关注。

《以团之名》出道的两个团,新风暴和BLACK
ACE,出道后即消失,成员间互动不合的传闻不断,不露面疑似闲赋在家,在最近一次的演出还是在阿里某个部门的年会上。

第四,拿来主义

必威 9

腾 讯 从 韩 国 娱 乐 公 司 引进《PRODUCE
101》版权,推出《创造101》这一档偶像养成真人秀节目。就节目效果而言,无论在话题、热度、国民度上都不输给韩版节目。但是,在成团之后,“火箭少女”为何就发展得不如韩版组合了呢?究其原因,其实也不难想到。各国娱乐圈都有自己的国情,适合韩国娱乐圈的并不一定适合中国。

优酷男团节目《以团之名》

必威 10

在这些陆续产出的偶像团体,目前最被看好的,是爱奇艺新一季节目《青春有你》里出道的UNINE,虽然在决赛夜被调侃排名是“摇号”摇出来的,引起了大部分粉丝的不满。然而在接下来的操作,却逐渐让粉丝感受到了,爱奇艺这次是真的想好好做团了。

《produce
101》之所以在节目完了之后,组合依然有很高的热度,不外乎如下几个理由:第一,韩国练习生的实力比中国练习生强。韩国有大量的经纪公司以及许多经过多年培训的练习生,就练习生的质量来看,韩国的练习生质量明显要高一点。所以在出道之后,无论是唱跳实力还是参加节目、活动的素养要好很多。这皆是基于经纪公司对她们进行长期扎实的培训,为她们出道后成为一名完美的偶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相比之下,就如前文提到,“火箭少女”的实力却成为她们出道之后被诟病的理由之一。

必威 11

第二,韩国偶像制度几乎可以说已呈现出一个较为完备的状况。无论是各个公司的练习生培训制度,还是发歌之后的现场舞台节目、专门给偶像做直播用的软件以及专门为组合制作的团综等都是成体系的。并且这些环节环环相扣,每一环都是为他们的受众设计的。发歌期不间断的活动更是将“粉丝”牢牢锁在那里。反观中国娱乐圈,并没有专门为偶像制作的这一套体系,每一个部分都是分散的,这的确不利于偶像文化的发展。

《青春有你》出道的 UNINE

第五,“明星依赖”现象

或许是吸取了上一届NINE
PERCENT的教训,青春有你出道的UNINE组合成立后,第一时间安排上了录音,新歌,有合宿的团综,几乎每天一支Vlog记录团成员的动态,积极营业的态度得到了大部分粉丝的认可。不仅九人团体的成员没有各自营业,完全以团活动为主,甚至连粉丝应援使用的口号和应援色也要求全团统一。

由于国内娱乐圈长期存在“明星依赖”现象,出于此需求,各大媒体设法迎合受众需求,大量“炮制明星”,致力于“造星”运动。因此,在“火箭少女”的发展还未进入正轨时,腾讯在2019年4月就马不停蹄地推出了《创造营2019》。

UNINE的运营野心不小,但是也不要忘记紧追在他们身后的腾讯新节目《创造营2019》,有了上一次做女团做出全民爆款的经验,这次鹅厂重拳出击做男团,号称要诞生出中国最强男团。

腾讯作为这场“造星运动”最大的议程设置者之一,显然在新节目《创造营2019》推出前后的一段时间里都无法对“火箭少女”投入足够的精力。腾讯在《创造营2019》开始征集选手时就做了大量的前期宣传工作。无论是在腾讯自己的各个平台上还是拥有大量年轻人受众的微博平台上可谓做足了宣传,把自己手上的大量资源都投入了新的选秀节目上。

必威 12

必威 13

必威,腾讯男团节目 《创造营2019》

正因如此,可以说“火箭少女”错过了最佳发展时期。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大众喜欢追求新鲜事物,娱乐圈更新换代速度极快。《创造101》节目结束后的6个月以内的时间里应该是“火箭少女”最好的发展时期,但可惜的是,这个时间段作为经纪公司的哇唧唧哇娱乐、周天娱乐却没有抓住这个时机。

随着偶像团体的增加,粉丝的选择也越来越多,相对地对偶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粉丝会希望偶像不止有颜,还要有实力,才值得自己的喜欢和付出。爱豆实力强,团队懂运营,真正留得住粉丝,打开国民度的团体才能走得更远。

在这段时间里,团体活动甚少,基本都是成员们各自的独立活动。与之伴随的是大量“粉丝”的流失,在成团之后近一年的时间里,“火箭少女”只在2018年10月20日举行了一场“粉丝”见面会,后面就再也没有这类“固粉”活动。再者,“固粉”的最好手段之一是可以通过制作精良的周边产品以及创建官方的“粉丝”官咖加强与“粉丝”之间的联系,但腾讯却再次错失了这次发展“粉丝经济”的机会。

毕竟,偶像元年并没有那么容易开启。

2019年各大视频网站推出的偶像养成节目,接连不断地对观众进行“轰炸”,但其实从各方面的数据来看,2019年这类节目的话题讨论度远远不及2018年。这其实也反映出观众在一定程度上对这类节目“免疫了”,或者说是已经审美疲劳了。

这也正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地方,未来国产偶像组合的路该怎么走?

实践证明,现下偶像养成节目直接将日韩偶像文化移植过来的方式,并不适合中国娱乐圈生态。其实早在日韩偶像流行文化在中国风靡之前,SHE
组合就曾长时间占据中国第一女团的位置。在那个时期,她们留下了许多极具中国风特色且传唱度极高的作品,这样的发展方式是适合现今国内偶像文化培养的。

中国偶像更应该独具中国特色,应开辟一条属于中国年轻偶像的发展道路。在21世纪的今天,文化实力越来越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标志。“青年强则强”,“偶像”这一群体作为青少年的榜样、作为传播中华文化的中坚力量,更应该符合中国国情发展需要,创造出一种极具中国特色的偶像文化。

相关文章